Home
最亮的流星
郑小歪 2017/08/08

看星空的那天,我保持四十五度角的仰望姿势四十五分钟。在此期间,大家此起彼伏的"看到流星了",就如《1900》里第一个看到美国的船客一样兴奋,也让我对流星的出现有些期待。然而,我终于还是……没看到。

现在想来,这次旅行遇见的L170就是流星,很明亮地从我眼前划过了。在这后西北的时光里,写下这篇纪念,也算是对得起那仰望了一宿的脖子君了。

想起了龙应台的《目送》,只能改编这段最矫情的文字——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领队队员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可能有且仅有一次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旅行结束的这一天,看着他逐渐消失在旅程的尽头,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